《功勋》陆杰的生平简介氢弹(陆杰:七尺之身已许国,怎能自私负佳人)

有人说,《功勋》第二单元“无名英雄于敏”中的陆杰没有原型,对于这种说法,我并不赞同。

在那样的特殊时代背景下,无数的科研人员放弃了原本优渥的生活,来到与世隔绝的地方,一辈子隐姓埋名,只为打造国之重器,护佑中华民族。

陆杰,只是千千万万无名英雄中的一位。所有隐姓埋名的科研人员,都算是陆杰的原型。

说实话,除了看他们的研究过程之外,我特喜欢看陆杰跟于敏之间的互动。

同样是科学家,陆杰是留学归来的高材生,于敏是土生土长的物理天才,因为接受教育的不同,自然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冲突。

故事开始的时候,当于敏想要指出美国杂志上的数据有误的时候,陆杰更是很是不满,可是当于敏通过计算证明了自己的观点之后,他们马上就变成了真正的战友。

最为好玩的是于敏因为胃不好,吃饭的时候总是会带走一些萝卜条,陆杰很是看不惯,可是后来知道了真实情况后,他给于敏的抽屉里塞满了吃食。

作为各自领域的顶尖人物,虽然各有各的傲气,但是他们之间的争论,一直都是君子之争,他们在乎的,从来不是自己的输赢,而是真理不被发现。

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作为科学家的陆杰,也有过爱他也被他爱的女子。

作为战友,于敏完成国家交付的重任,玉芹撑起他们的小家庭,虽然过得很苦,却也有着别样的浪漫。

只可惜陆杰却没有这样的幸运,他跟姚兰,终究还是擦肩而过了。

《功勋》陆杰:七尺之身已许国,怎能自私负佳人

电视剧《功勋》截图

多年之前,姚兰出国留学的时候,认识了陆杰。

那时候是姚兰第一次出国,语言总是不过关,导师就让陆杰给她补课,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姚兰就对陆杰了有了朦胧的情愫。

直到多年之后,姚兰依旧记得陆杰跟她说的第一句话。

那时候的陆杰,不仅是学霸,也是一个浪漫的诗人,看在姚兰的心里,不仅有崇拜,还有发自真心的爱慕。

也许真的是命中注定,陆杰他们到上海借用计算研究所,负责接待他们的人正好是姚兰。

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认知,是因为此时的陆杰的身份本就是秘密,在接待他们之前,谁都不会想到他们会出现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相遇,换做我们大多数人,都会珍惜这难得的缘分,跟姚兰开始一段感情。

可是,事情到了陆杰这里,却完全变成了另外的样子。

那天,姚兰约陆杰去看电影,可是陆杰很忙没时间,于是就约他一起散步,姚兰的言语之间满满都是爱慕和崇拜,可是陆杰却借口说自己太累了想要休息。

不过这也不难理解,曾经的陆杰是诗人,可是现在的他,满脑子都是氢弹模型,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就算面对姚兰,他再也找不回当初的那份心动。

“诗歌、音乐、绘画,这些艺术的东西呢,都是需要闲暇的,可能要等到我头发白了再说了。”可是现在的姚兰,每天还在坚持读诗,还是当初那个浪漫的姑娘,两个人早已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了。

《功勋》陆杰:七尺之身已许国,怎能自私负佳人

电视剧《功勋》截图

理论研究总是忙,看得出来,在上海那段日子,陆杰跟姚兰独处的机会并不多。

直到理论研究取得成功之后,陆杰去给姚兰装了灯泡,喝了姚兰给他准备的咖啡(套用弹幕里的一句话,我甚至小人之心地猜度,灯泡是姚兰可以弄坏的,就是找个跟陆杰见面的借口)。

此前的故事里,我一直对陆杰的杯子很好奇,其他人都拿着大茶缸子,唯独他不是,看到姚兰给他冲咖啡的杯子我才明白过来,这是他在留学的时候养成的习惯。

就算时隔多年,我依然记得你的喜好,蠢笨如我也看出来了,在姚兰的心里,满满的都是陆杰,从来都不曾褪色。

许是知道陆杰将要离开上海了,姚兰主动邀请陆杰一起跳舞,想要就此表白心意。

面对姚兰张开的双臂,陆杰却拒绝了,说家里已经给他定亲了。

后来,陆杰在戈壁滩上患病倒下的时候,我才知道,其实他也喜欢姚兰,所以在离开上海之前,他还专门去找过姚兰,可是那时候姚兰已经搬家了。

思来想去,陆杰之所以这么做,要么就是早就知道了自己身体有问题,要么就是对目前的项目没有绝对把握,不愿意耽搁姚兰,所以才拼命压制自己的感情。

可是,临走之前,他还是忍不住去找了姚兰,为的就是好好告别,却不想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。

就像弹幕里所说,一句“再见”,在那个年代里,很可能就是永别。毕竟,隐姓埋名的陆杰们,一旦离开了,谁都不知道在哪里才能找到他们。

《功勋》陆杰:七尺之身已许国,怎能自私负佳人

电视剧《功勋》截图

陆杰是亲手推开了喜欢自己的人,原瑾泓却没有这样的幸运。

作为理论组的年轻天才,自打加入研究组以来,他的贡献有目共睹,可是因为他在科研上投入了太多,自然就忽略了自己的家人。

理论研究成功之后,他兴冲冲地回家去看望妻子,妻子却跟他提出了离婚,说这个家不需要他。

我们心疼原瑾泓,可是这些似乎也不能全怪他的妻子,结婚一年时间,他在家里待的时间,也许都不够一个月,换做任何女人,估计都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丈夫。

毕竟,并不是这世间的每一个女子,都能像孙玉芹那样伟大。

研究理论的原瑾泓是这样,在戈壁滩的范师傅也一样。

因为在整整三年没有回家,他的对象觉得他靠不住,就跟着别人跑了,因为这件事,他才会走神,在制造氢弹外壳的时候,在上面弄出了一条口子。

幸好口子不大,并没有出大问题,不然的话,范师傅不仅会受到惩罚,还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心安。

对比原瑾泓的妻子和范师傅的对象,孙玉芹和陈嫂这些家属们才显得更加伟大,正是这些无名英雄背后的女人,几月,几年,甚至数十年如一日的支持,英雄们没有了后顾之忧,才得以在岗位上做出更大的贡献。

那枚军功章,有英雄的一半,也有她们的一半。

男人们撑起了国家,她们撑起了家庭,这样的夫妻同心,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。

伟大的不仅是英雄,还有英雄背后的家人。

《功勋》陆杰:七尺之身已许国,怎能自私负佳人

电视剧《功勋》截图

“七尺之躯,已许国,再难许卿”,多年之前,曾经在网上看过这样一句话,是蔡锷将军离京返滇前,诀别小凤仙的时候说的。

意思是:此生为国效力,为了国家利益,只能放下儿女私情。

中华民族自古以来,都有着忠孝难两全的说法,其实这里的“孝”并非只指孝顺,而是个人的小情小爱,包括亲情友情爱情,涵盖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那些伟大的人物,在故事起点的时候,他们和我们是血肉之躯,一样有着凡人的喜怒哀乐,可是当他们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绑在一起之后,他们就不得不失去那份最简单的幸福。

因为他们知道,他们选择了高尚,选择了吃苦,别人却没有那个义务。

《列夫·托尔斯泰》一文中,茨威格这样写道:作为一个始终具有善于观察并能看透事物本质的眼光的人,他肯定缺少一样东西,那就是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。

其实,何止是托尔斯泰,古往今来,伟大的人物往往如此,他们付出了常人无法付出的辛劳,得到了常人无法得到的荣光,但是他们的生命了,却还是缺少了一些东西,那就是属于普通人的幸福。

七尺之身已许国,怎能自私负佳人。

对你来说,你是精忠报国以身许国,但是在对方眼里,却成了“你是英雄好汉需要抱负,却欠了他一份幸福”。

也许,在对方的心里,你的为国为民,也会被他们当成自私自利也说不定。

《功勋》陆杰:七尺之身已许国,怎能自私负佳人

电视剧《功勋》截图

(原创不易,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(4)
上一篇 2022-12-03 13:22
下一篇 2022-12-03 13:50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