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肠人在天涯 是谁(马致远:断肠人在天涯)

断肠人在天涯 是谁(马致远:断肠人在天涯)

作者:初酿

日暮时分,落日的余辉染红了西边的云彩,如血般凄丽,远处的山峦在夕阳下刻印成一幅灰黑的剪影。剪影中,一条蜿蜒绵长的山村古道,道旁偶尔有一两棵枝干苍劲的老树,挂着几缕早已枯干了的藤蔓,在风中瑟瑟。一声鸦鸣,让本就寂寥的山野,更增加了一丝凄寒。

一匹老马缓缓走来,马上的身影纤瘦,落寞孤单。远处小桥流水人家,温馨的炊烟袅袅升起,却没有一缕炊烟是在等他……

这就是元代著名的戏曲家马致远为我们描绘的经典画面,如泣如诉,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。

登楼意,恨无上天梯

每个人年轻时都信心满满,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就像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说的,“给我一个支点,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”。年轻的马致远也幻想着,只要给我一个机遇,我定能建功立业。

他出生于书香世家,多年的翰墨熏陶,他亦是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,心心念念能够踏入仕途,一展自己的雄心壮志,可一介布衣,谈何容易!

夜来西风里,九天鹏鹗飞。

困煞中原一布衣。

悲,故人知未知?

登楼意,恨无上天梯!

断肠人在天涯 是谁(马致远:断肠人在天涯)

一首小令《金字经》,悲情中透着豪气,道出了他满腔青云之志,却又怀才不遇的无奈和悲伤。

落日已隐于青山之畔,一弯残月刚刚升起,西风萧瑟,展翅高飞的大鹏乘着这凛凛的秋风,飞向九天云海之上。他羡慕的望着那个腾飞的身影,幻想能像它一样翱翔蓝天。可自己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贫民百姓,一心报效国家,却又投靠无门。悲伤啊,故人你知不知道我的心,一心登楼意,只恨没有通天的阶梯。

后来他用自己的诗打动了当时的太子孛儿只斤.真金,“且念鲰生自年幼,写诗曾献上龙楼”,终于凭借自己的才华为仕途开辟了一条崎岖小路。

醒时渔笛,醉后渔歌

出仕为官的马致远,虽有太子惜其才华,但终归仕途平平,即未受到朝廷的重视,也未有建立奇功伟业的机遇,加之官场错综复杂,内里勾心斗角诸多,他越来越对此感到厌倦。

他不耻官场苟且,却又无力抗争,他无奈、无力、无望,只能“醒时渔笛,醉后渔歌”。

咸阳百二山河,两字功名,几阵干戈。项废东吴,刘兴西蜀,梦说南柯。韩信功兀的般证果,蒯通言那里是风魔?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;醉了由他!

东篱半世蹉跎,竹里游亭,小宇婆娑。有个池塘,醒时渔笛,醉后渔歌。严子陵他应笑我,孟光台我待学他。笑我如何?倒大江湖,也避风波。

断肠人在天涯 是谁(马致远:断肠人在天涯)

《蟾宫曲.叹世二首》正是他遭逢贬谪,从一方官员跌落为平民百姓的转折时刻,世态炎凉给他重重的上了一课,他的心情错综纠结。想那曾经功高无二、辅助刘邦平定天下的韩信,却最终落得被诱杀于长乐宫,三族夷灭;像蒯通那样辩才无双的谋士,也不得不假装风魔求得自保,更何况自己。

人生不过繁华梦一场,不如及时醒来,追寻一份恬静的生活。寻一方竹篱茅舍,伴一池芙蕖莲荷,清醒时一支竹笛清越悠长,酒醉后一曲渔歌荡气回肠。严子陵会嘲笑我,笑我什么呢?江湖偌大,总要有我遮风避雨的一隅。

这两首小令,看似语气豪放潇洒,实则只是对现实的深深无奈与痛苦挣扎。

菊花开,正归来

在仕途中飘摇沉浮半生,亦终是风尘小吏一枚,虽苦苦挣扎数十年,终只能放手归来。回首看,俯仰由人多少年,回忆里却只有心酸,倒不如,学做陶渊明归隐田园,日日菊花相伴。

菊花开,正归来。伴虎溪僧、鹤林友、龙山客,似杜工部、陶渊明、李太白,在洞庭柑、东阳酒、西湖蟹。哎,楚三闾休怪!

断肠人在天涯 是谁(马致远:断肠人在天涯)

在那个菊花盛开的时节,他终于归来了,回归到那份纯净的田园。“绿水边,青山侧,二顷良田一区宅。闲身跳出红尘外。紫蟹肥,黄菊开,归去来。”在青山绿水旁,一间茅屋,二顷良田,自耕自食,再无官场里战战兢兢,远离宦海中尔虞倾轧,何其逍遥自在。

他还诙谐调笑的说,楚国的三闾大夫(屈原)啊,你可别怪我!我没有那经世之才,不想为当权者再去卖命了,更不想为这个黑暗的世道殉情,我要回去追寻属于自己的生活。“本是个懒散人,又无甚经济才,归去来。

是离人几行清泪

年轻时的追功求名,却被现实一个当头棒喝。“悟迷世事饱谙多,二十年漂泊生涯”,半生漂泊,深知天涯漂泊的寂寞,他的小令、散曲中,总飘散着一丝萧瑟与淡淡清愁。

渔灯暗,客梦回。

一声声滴人心碎。

孤舟五更家万里,

是离人几行清泪。

断肠人在天涯 是谁(马致远:断肠人在天涯)

寂寞雨夜,客居他乡渔舟,舟中一盏渔灯,影影绰绰,单薄的身影,被昏黄的渔灯映照在船舷上,显得那么清瘦落寞。窗外夜雨缠绵,滴答滴答的雨声,像敲在心上,敲的人心微疼,仿佛那不是雨滴,而是离乡千里外游子的清泪。

《寿阳曲.潇湘夜雨》用那雨夜、孤舟,以及昏黄的渔灯为我们描摹出一幅天涯旅人的雨夜情思,让人忍不住泪水涟涟。诉不尽的羁旅乡愁,剪不断的亲情思念,都在这雨夜孤舟中晕染。

断肠人在天涯

马致远,号东篱,元代戏曲家,与关汉卿、郑光祖、白朴并称“元曲四大家”。他的散曲、小令语言清新淡雅,人物栩栩如生,风格飘逸、奔放,却又不失清隽、典雅,就像一幅幅意远境幽的水墨画。

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

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

断肠人在天涯 是谁(马致远:断肠人在天涯)

这首家喻户晓的《天净沙.秋思》,让我们一起走进了夕阳西下的古道西风里,跟随断肠人泪洒天涯。

(0)
上一篇 2022-12-29 13:08
下一篇 2022-12-29 13:36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